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職場 > 官場沉浮錄

更新時間:2019-03-16 16:38:02

官場沉浮錄

官場沉浮錄 騎鶴東巡 著

連載中 黃海川邱舒涵 空間小說 種田小說 冤家小說 輪回重生小說 女強男強小說

精彩小說《官場沉浮錄》由騎鶴東巡創作的風云職場風格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黃海川邱舒涵,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草根出身的黃海川是一名苦逼的小公務員,女友是江城副市長千金,來自普通家庭的黃海川被女友的父母棒打鴛鴦,四年大學戀情告吹,黃海川為挽救這段戀情,受盡白眼,被女友父母無情嘲笑,最終女友冷漠變心,嫁給了門當戶對的干部家庭。誰說草雞不能變鳳凰?一次同學聚會,一次偶然的邂逅,且看黃海川如何上演一段草根傳奇,人生發生了華麗的逆襲,在官場左右逢源,步步高升,昔日戀人再見,誰能笑到最后?黃海川誓將草根逆...

精彩章節試讀:

邁著受傷的腳好不容易走到了錦江酒店,黃海川心里終于松了口氣,若是換成以往健步如飛的他,這千米的路程真是算不得上什么,相當于讀大學時,在學校操場的400米跑道上跑個兩三圈就夠了,對于他這種經常跑步的人來說,實在是再簡單不過,今天這腳背被人用那尖細的高跟鞋底踩了一下,真是欲哭無淚,讓這短短的千米路程也堪比漫漫長征路,實在是遭了一份大罪。
“呦,黃大圣人,你這是怎么了,昨晚被人那個了不成?”黃海川剛到酒店門口,避開了陽光直射的地方,就準備先站著休息一下再上樓去,心想雖然聚會的地點是五樓,但好在酒店內電梯方便得很,也不用再受什么罪,先歇歇再上去,驀的,就聽到后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對于這個帶著點沙沙嗓音的男聲,黃海川是再熟悉不過,轉頭看著來人,笑罵道,“滾。”
來的人是黃海川的大學同學段明,跟黃海川一樣也都是寧城人,今天這同學聚會就是段明給他打電話要求他一定要過來,不然就要到他家去劫人了,黃海川這宅男也才會破天荒的出門來。
“唉,我是說真的的,你要是沒被人那個,這走路怎么都不方便了?”段明仍是一臉賤笑,他剛才停好車下來就看到黃海川走路別別扭扭的往酒店門口走來,兩人關系熟稔的很,開起玩笑來也就無所顧忌。
“我看是你昨晚男女運動做的太多了吧,走路都要飄起來了,可得穩著點哈,別待會一腳踩虛了,摔個狗吃屎。”黃海川不甘示弱的回擊,兩人以前在大學,走在路上要是看到某某女的走路有點不太自然,就會惡趣味十足的猜測對方是不是昨晚剛被人那啥了,是以剛才段明一說他那個,大意其實就是跟女的被人那個差不多,黃海川平常也不是喜歡跟人說這種粗俗笑話的人,但跟段明碰到一起,卻是不免斗嘴一番。
兩人笑笑鬧鬧的一起走進酒店,順道說起了待會的聚會,段明開玩笑似的跟黃海川嘮嗑道,“你和費仁兩個同批進的政府機關,瞧瞧人家現在都已經是地稅局的實權正科了,你還是個放屁都不響的副主任科員,啥時候才能熬出頭,讓兄弟也跟著風光起來啊。”
“哎,官場難,難于上青天,你以為哥們不想上進啊,奈何有心無力,只能原地蹉跎。”黃海川嘆了口氣,不進官場,就不知道官場的艱難,像他這般沒有關系的人想要上進,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在一次次的滿懷期望,充滿希翼的想著會受到上司的賞識、提拔,但結果卻是一次次的失望后,說句沒志氣的話,黃海川對現在的情況已經算是滿足了,能夠被提拔為副主任科員,至少比那些干了一輩子科員的人幸運多了,雖然這個副主任科員沒啥實權,但好歹也是個副科的待遇,黃海川在一次次的灰心之后,對這個現狀也只能無奈的接受了。
“我說老黃,別介啊,瞧兄弟跟你開個玩笑,你就這般垂頭喪氣了,這可不像以前雄心勃勃的你啊。”感受到黃海川失落的情緒,段明趕忙出言安慰,“那個費仁不就是投胎了個好家庭,有個好父親嗎,要我說,就他那個水平連公務員答案都過不去,家里有人做官就是好,就他那廢材,不知道答案怎么蒙過去的不說,才幾年不到,就成了科長了,他現在的這些都不是靠他的真才實學打拼來的,完全是靠家里的關系混出來的,你也不用羨慕人家,好好干自己的就行,兄弟可是很好看你的,相信你總有一飛沖天的時候,到時候可別忘了哥們這個跟你共患難的兄弟就成,嘿嘿。”
為了能讓黃海川轉移注意力,段明說著還發出自己獨有的賤笑,黃海川心知段明是為了讓自己高興才這樣,這一兩年來他其實早也習慣了目前這種現狀,說句不中聽的,即便是能受到上司提拔、賞識,他在政研室這種清水衙門也沒什么前途,就算是政研室的一把手蘇立群,雖然也是堂堂的正處級干部,跟地稅、財政等行局的一把手級別相同,但論地位,論權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他將來就是走了狗屎運被他混上了政研室一把手,那同樣是沒啥前程,無非就是享受個處級干部的工資、福利待遇。
或許是因為早就習慣了這種狀態,亦或者對自身的前景早已經沒有了熱切而又不理性的期望,黃海川失落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就跟段明繼續有說有笑起來,“你也不要小看費仁,他以前是不學無術,但搞人際關系卻是挺有一套,能當上正科,除了要靠他父親的關系,跟他自己的努力也分不開,不然關系再硬,他自己把人都得罪光了也沒用。”
“嘖,他就擅長吃喝玩樂那一套,又不缺錢,請人吃吃喝喝的,再加上一張嘴能說,能搞不好人際關系嘛。”段明砸吧著嘴說道,雖然沒有否認黃海川對費仁肯定的一面,但語氣仍是不太友好。
“呵呵,這種話也就咱們私下可以說說,待會你可別滿嘴放炮。”黃海川善意的提醒道。
“這點你放心,你看我像是那么沒輕重的人嘛,待會碰面,該說笑還是說笑,我沒事得罪他干嘛呢。”段明點頭道,他大學出來就自己開店做生意,早已體會到了世事的艱辛,想要辦點什么事都不容易,這些政府的官員特別是像費仁這種有點權力的更是得罪不得,否則他們都不用干嘛,只需動動一張嘴,就能折磨得人下跪求饒。
電梯‘哐當’一聲停了下來,已經到了5樓,電梯門一打開就看到了‘幾幾屆某某班同學聚會’的大紅字幅擺在了對面,醒目而惹眼。
“這次的組織者是費仁,聽說他包下了整個酒店的一層,來之前還以為是別人夸大了,看樣子是真的了。”段明轉頭朝四處看了看,這一層看到的都是熟悉的大學面孔,除了酒店的服務員外就沒看到其他人等,不由得相信了之前所聽到的話,想想這還是四星級的酒店,不免心生感慨,“人家這真的是錢多得燙手了。”
黃海川拍了拍段明的肩膀,沒說什么,兩人一起朝大廳走去,看到大部分同學都已經到了,費仁更是早被一群同學簇擁在中間,跟眾人說說笑笑的不知道在談論些什么內容,一臉春風得意。
“呀,我們班的黃大才子來了。”眼尖的費仁一下子就看到黃海川跟段明兩人,笑著朝兩人招手。
黃海川和段明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到對方的不大情愿,但同學一場,也不好撥了對方的面子,只好慢悠悠的走了過去。
“海川同學現在可是市委有名的筆桿子,聽說發表了不少大文章呢。”費仁笑著給眾人介紹,引得大家一片哦哦啊啊的驚嘆聲,不時有人朝黃海川豎著拇指說著厲害之類的話,但很明顯,大家并沒有人因此而圍攏過來,仍是繼續圍聚在費仁身邊。
黃海川不動聲色的瞅了費仁一眼,能看到費仁眼里的得意之色一閃而過,他心里未嘗不知費仁這是借他抬升自己的面子,但他也沒有辦法,以前在學校,不論哪一方面的才能費仁都比不過他,在同學中的號召力乃至受歡迎度都不如他,但現在,這一切的一切早已經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成為過往云煙,現在的費仁,不論是權力、地位,還是在同學間的影響力早已經不是他可比,兩人的身份已對調過來,而同學間雖然笑容依舊,熱情不變,卻讓人感覺中間隔著一堵厚厚的城墻,讓人逾越不過。
默默的掃了眼以前熟悉的同學面孔,黃海川突然之間覺得有點陌生,那些曾經青澀的、單純的、時不時會有些幼稚甚至可愛幻想的同學面孔早已經被一張張成熟的、社會化的臉譜所代替,每一個人的容顏或許都因為滄桑的歲月而經過了些許的改變,但唯有一點卻是大家所共同的:歲月無一不在每個人的臉上留下了相同的痕跡。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2章 同學聚會(上)
  • 第3章 同學聚會(下)
  • 第6章 要多少錢?
  • 第7章 想嚇死人嗎
  • 第8章 請求

猜你喜歡

  1. 空間小說
  2. 種田小說
  3. 冤家小說
  4. 輪回重生小說
  5. 女強男強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鸚鵡看書

回復官場沉浮錄或者回復書號517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