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穿越 > 宦妃權傾天下

更新時間:2019-12-06 16:08:46

宦妃權傾天下

宦妃權傾天下 素綰 著

連載中 蘇笙和樂正崇 輕松爽文小說 抗戰小說 吸血鬼小說 戀愛小說 網王小說

新書推薦,《宦妃權傾天下》由素綰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主角是蘇笙和樂正崇,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本為現代化先被繼母和姐妹們欺凌致死,穿越成不受寵的相府嫡出大小姐,運用前世的制香技能,斗姨娘斗庶妹斗它個天翻地覆!本想靠雙手在這異界掙個錦繡前程,誰知道被九千歲看上,還逼婚???他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廠督,人稱九千歲。妖異邪肆,心狠手辣。偏偏被她的桀驁不馴吸引,一心收為己用。卻不料嗜寵上癮,發誓得到她的身和心!...

精彩章節試讀:

大夏天寶十三年,冬。

相爺府的后院里,一群人簇擁在一起。

雪地里,一個身著綠衣的姑娘被幾個面相刻薄的姑子押著,逼著她跪在冰冷的雪里。

而就在她眼前,一個穿著粗布麻衣的婆子和一個年級不大的丫頭躺在地上,被幾個兇神惡煞的男人拿著粗長的木棍死命的打著。

鮮血早就染紅了她們身下的白雪,在這寒風呼嘯的冬日,她們似乎沒有了一絲氣息,連著***都喘息都聽不到半點。

綠衣姑娘死死的咬著嘴唇,額頭的血早已結痂,嘴唇上卻又滲出了血,紅色的血滴在雪地里,為這蒼白的大地再添了一抹刺眼的紅!

興許是認為兩個挨打的人已經死了,幾個姑子拉扯著綠衣姑娘,胡亂的把她推進了一邊的柴房里,重重的關上了門。

震動讓房頂落下了一些灰,蒙了人的眼睛。

聽著外面落鎖的聲音,綠衣姑娘抬起頭,雙目赤紅。

“我蘇笙和在此發誓,若是不報今日之仇,我誓不為人!”

雪花還在悠悠的飄著,讓這個冰寒冷酷的世界越發的冰冷。

撿起旁邊的一條柴,蘇笙和緊緊的握著,重重的在鋪滿了灰塵的地上,一筆一劃的寫著。

“曾婆婆,洛兒,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的!一定會!我一定會殺了張之廣!”蘇笙和死死的咬著牙,想到方才張之廣在一邊那得意而丑陋的臉,手里握得更緊,連木柴上的木刺扎進肉里都不曾察覺。

柴房并不封閉,寒風不斷的從窗縫和墻根里灌了進來,很快就讓蘇笙和的頭發上結上了冰渣子。

“什么狗屁相爺府!”丟掉了手里的木柴,蘇笙和的嘴角浮起一絲冷笑,“說到底,也不過是一個藏污納垢的地方!表面風光,里面卻早就已經腐朽了!”

站起來,走到窗邊,感受著獵獵寒風,蘇笙和張狂的大笑了起來。

“既然老天不讓我死,我就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所有再妄圖伸向我的黑手,我全部都會不留情面的斬斷!”

她本來是堂堂蘇氏藥妝的千金大小姐,卻識人不清,最后被***公款的未婚夫推下十八樓,再睜眼就看到一個男人欲對她施暴,她毫不猶豫的抬腳廢了他的命根子——她蘇笙和雖然眼瞎了點,但是從來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輩。

隨即趕來的沈氏在發現自己的侄子可能做不成男人之后,大怒之下就打算打死蘇笙和,最后卻是蘇笙和的貼身丫鬟洛兒和她娘的奶娘曾婆婆抗下了這事兒,說是見表少爺對大小姐不軌,一時情急,不小心下手重了。

結果就是洛兒和曾婆婆被亂棍打死,而蘇笙和則被押著跪在雪地里觀看行刑。

蘇笙和恨,恨意滔天。

那不僅僅是她,還有她的這身體,這身體比她更恨!

這身體,就是這相爺府,與蘇笙和同名同姓的嫡出大小姐!可雖是嫡小姐,沈氏卻能毫不猶豫的下手扇她耳光,叫她雜種。

“什么嫡小姐!”摸著微微紅腫的臉,蘇笙和的眼里閃過一絲陰鷙,“她沈氏既然口口聲聲的稱呼我為雜種,那蘇志鶴只怕也不認這個女兒的,否則你又怎會落入這般境地,如此受人欺辱!”

原本的蘇大小姐怎么樣了,蘇笙和不了解,興許是之前她反抗沈氏的侄子張之廣的時候被他用花瓶砸了一下就魂歸天際了,倒是讓現在的蘇笙和撿了副身體活了下來——她自己的身體可是已經摔得稀爛了。

不過如今雖然被關進了柴房里,倒是讓蘇笙和有機會來好好梳理一下自己現在的境況。

“大夏國,天寶十三年,”蘇笙和捋了捋被寒風吹得凌亂的頭發,“現在的皇帝是樂正崇,登基十三年,今年三十八……倒也年輕。蘇志鶴也不過四十出頭,多半也是虧心事做多了,兒子都沒生出一個,倒是對沈氏那混吃混喝的侄子關懷備至!傻X!”

她又冷笑了一聲:“這相爺府倒也古怪,蘇志鶴那原配老婆隱居佛堂,不問世事,連自己唯一的女兒也不管——倒也可以當做是死了!這沈氏也是個沒出息的玩意,連著生了兩個女兒……這蘇志鶴納了小妾,又是兩個女兒。哼,這蘇志鶴這相爺,似乎也是賣妹妹得來的吧!”

“哼!這樣也好,如此我遍再無任何牽掛!我要攪得這相爺府天翻地覆!”

摸了摸嘴唇上的傷口,搓了搓自己幾乎凍僵了的臉,蘇笙和陰沉著臉,找了個避風的地方,裹緊了衣服坐下。

今日所遭受到的一切恥辱,她都會百倍!千倍的全部還回去!她要讓所有欺辱過她的人,統統不得好死!

為了這個目標,她可不能把自己的身體給折騰壞了。

目光又移到了地上的字上,蘇笙和撿起那根柴條,胡亂的把字糊掉。

灰塵撲起,那四個字卻刻在了她的心里——血債血償!

第二天一大早,柴房外面就傳來了開鎖的聲音。

一夜未睡的蘇笙和立刻閉上了眼睛靠在柴堆上假寐。

“呵!到底不是正兒八經的大小姐,在這種地方也睡得著呢!”一個滿是挖苦的聲音跟著寒風一起吹了進來。

蘇笙和睜開了眼睛,冷冰冰的看了門口的人一眼。

站在門口的是沈氏身邊的一個姑子,名喚陳二蓮,這相爺府里的丫鬟下人們大都叫她陳二姑。

昨日的“行刑”,就有她的一份。

此刻她抱著胳膊站在門口,滿臉的傲慢:“大小姐,夫人大發慈悲,讓你回屋里去歇著!”

蘇笙和面無表情的站了起來,在經過陳二蓮身邊的時候,她忽的伸出腳。蘇笙和一個不注意,被她一絆,重重的摔在了外面的雪泥地上。

泥濘的雪水頓時浸濕了她的衣服。

“哎呀,大小姐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啊!”陳二蓮一臉的幸災樂禍,“你還是快起來吧,不然待會可就生病了呢!”

蘇笙和垂著眼瞼,慢慢的爬起來。

看了一眼自己濕漉漉臟兮兮的衣服,她側頭看著陳二蓮。陳二蓮仍舊是一臉嘲諷的看著她。

蘇笙和微微一笑,然后揚起手。

啪!

清脆的把掌聲回蕩在清晨的后院。

陳二蓮一呆,隨即不可思議的捂住了自己的臉尖叫起來:“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

“打你又怎么樣?”蘇笙和甩了甩自己冰涼的手。

用的力氣太大,意外的有些疼呢!

“你這個雜種!你竟然敢打我!”陳二蓮的聲音越發的尖銳了。

蘇笙和眉一挑,手一抬,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這一巴掌的力道更大,陳二蓮那梳的整整齊齊還抹了木犀油的頭發頓時散落了一兩縷,垂在了她的臉邊。

“我為什么不敢打你?”一把抓住陳二蓮的衣襟,蘇笙和冷冰冰的盯著她的眼睛,“我不止敢打你,我還敢殺你!”

一截削尖了的柴條從她的袖子里滑出來,死死的抵著陳二蓮的肚子。

“你說,我好歹也是相爺府的大小姐,捅死你一個下人,會不會有人拉我去償命,”她面無表情的看著陳二蓮,語氣比凜冽的寒風還要冰寒,“別以為我是好欺負的。我早就不想活了,但是在死之前,我不介意拉上幾個人墊背。”

陳二蓮本來還想要叫囂幾句,但是頂著她肚子的東西和蘇笙和的話語讓她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

“大,大小姐,你,你……”

蘇笙和卻猛地松開手,又輕輕的拍了拍陳二蓮的臉:“放心好了,就算我要殺,第一個也不是先殺你。”

她猛地推了陳二蓮一把,沖著她笑了一下,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陳二蓮退了兩步,看著蘇笙和的背影,心里一陣發寒。寒風吹得她的臉疼得厲害,她這才想起自己剛剛被扇了兩個耳刮子。

“這雜種竟然敢打我!”想起來她又氣得哆嗦。不過方才被“利器”頂著肚子的感覺還是讓她心有余悸。眼下她也不敢再去找蘇笙和的麻煩。回想一下方才蘇笙和說的話,她的眼珠轉了轉,立刻抬腳往沈氏的房間跑去。

蘇笙和一離開陳二蓮的視線,就把手里的柴條扔掉了。拍了拍手,看著頭頂上鉛灰色的天空,她又是詭異的一笑。

這相爺府,以后不會再有安寧的日子了。

雖然本來就不怎么安寧。

猜你喜歡

  1. 輕松爽文小說
  2. 抗戰小說
  3. 吸血鬼小說
  4. 戀愛小說
  5. 網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宦妃權傾天下或者回復書號2361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