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都市 > 仕途的弄潮兒

更新時間:2019-12-06 16:07:40

仕途的弄潮兒

仕途的弄潮兒 丁公子 著

連載中 秦風余昔 神怪小說 貴族小說 空間小說 民國小說

火爆新書《仕途的弄潮兒》由丁公子創作的小說,主角秦風余昔,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官妖者,多智近乎妖。官員之間的爭斗較量的是智商、謀略、手腕、膽識和魄力,甚至是臉皮厚度。但這一切的基礎是建立在對形勢、人心和人性的把握和理解之上的。真正的高手,懂得利用一切對自己有利的因素,因勢利導,決勝千里。欲知官妖如何決勝千里,請看官場小吊絲的逆襲之路。...

精彩章節試讀:

春天來了,鶯飛草長,萬物復蘇,男人女人的心思都開始活絡了。

然而這個明媚的春天對秦風來說更像是一場災難,料峭的春風讓他萬念俱灰。

從民政局扯了離婚證出來,鋪天蓋地的陽光撲面而來,秦風長長吐出一口濁氣。扭頭看了一眼身邊一臉冰渣子的女人,心想,從今往后這個女人就算是前妻了,同路變陌路原來也僅僅是一張紙的距離。

前妻蘇菲冷眼白了一眼秦風,冷哼一聲,伸手攔下一輛出租車揚長而去,走的是那么決絕,不帶一絲留戀,那絕然離去的背影仿佛一只驕傲的母雞。

去他娘的,秦風心中暗罵:該死鳥朝天,以后就各人顧各人唄。

走在銀城四月的春風里,秦風心如死灰,這世上的人翻臉比脫褲子還快,自己這兩年混得不如意,走到哪遭到的都是冷眼,連婚姻都受到牽連,老婆在自己最失意的時候提出了離婚。原本秦風妄想挽留的,可面對一個變了心的女人,再多的努力都是枉然,索性成全她吧。

一輛紅色的瑪莎拉蒂敞篷轎車開了過來,這種高檔轎車在銀城這個小城十分的惹眼,街道上的人不由自主被吸引了目光,看著靚麗的轎車里坐著一名戴大墨鏡的年輕女人,女人的波浪卷發被風輕輕吹起,顯得十分的飄逸。

昨夜下過一場春雨,小城的路面上還積了不少雨水,瑪莎拉蒂開到秦風身邊時濺起一股泥水,飛濺到秦風身上和臉上。

原本心情就低落的秦風一陣惱怒,他奶奶個球,失意的人走到哪都倒霉,開輛破車牛逼什么,秦風勃然大怒,破口大罵:“開車沒長眼啊,開那么快你就不怕一頭撞死!”

瑪莎拉蒂停了下來,車上的女人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歉意地說道:“對不起啊,濺你一身泥,真是不好意思,要不我賠你一件衣服吧。”

女人的態度不錯,而且不僅穿著時髦洋氣,而且長得看起來還挺漂亮,身材也蠻不錯,秦風忽然發現一肚子怒火找不到了目標,擺擺手淡淡地說:“沒事,你開車注意點就是了,濺到別人就沒這么好說話了。”

秦風轉身想走,沒想到女人忽然喊了一嗓子,“哎,你等等。”

秦風轉過身,詫異地看著女人,搞不懂她做錯事怎么還沒完沒了啦,滿臉的狐疑和不解。

“哎,你真不認識我啦?”女人忽然笑瞇瞇地看著秦風說道,臉上的笑容十分親切自然,隱隱似乎有幾分熟悉的氣息。

秦風滿腹狐疑地看著女人,瞪大了眼睛問道:“你認識我?你是……”

女人笑瞇瞇摘下墨鏡,嫣然一笑,露出兩排整齊潔白的貝齒,給人一種守得云開見月明的明媚,說道:“再好好想想,你不會真的把老同學給忘了吧?”

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陽光般笑容的女人,秦風猛然想起來了,記憶的閥門洪水般打開,失聲說道:“余昔,你是余昔?真的是你嗎,我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哈哈哈……”女人滿意地大笑起來,一臉陽光明媚地說道:“沒錯,就是我了。七八年不見了,沒想到這么巧,在這里能碰到你。”

“是啊是啊,我也完全沒想到。”秦風興奮異常地說道,心情忽然大好,驚疑地問道:“奇怪,你怎么會出現在銀城,八年前你不是舉家去了省城嗎?這次回來是有什么事嗎?”

“沒事我就不能來銀城一日游嗎,呵呵。”余昔笑呵呵地說道:“怎么,你就打算站在大街上跟我聊,不請我去你家里坐坐?”

秦風連忙說道:“不好意思,你看我一高興什么都忘了。我家里太亂,不方便招待客人,要不我們去找個咖啡店坐坐?”

“也行吧。”余昔不置可否地說道,看著秦風的眼神變得復雜起來,搞得秦風都有點難為情。

雕刻時光咖啡店,這里算是銀城這個山中小城最上檔次的地方了,但生意卻不怎么好,平時客人不多,一杯咖啡就上百塊,在銀城這種小地方沒多少人真正能消費得起,秦風也是咬緊牙關帶余昔來的。越不如意的人越敏感,生怕被人輕視。

余昔用勺子輕輕攪動著杯子里的咖啡,一臉玩味地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神情顯得有幾分拘謹的秦風,臉上始終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搞得秦風更加的心虛。

從余昔開的瑪莎拉蒂跑車,以及身穿的穿著氣質,秦風就知道對方混得肯定很好,而如今自己如此落魄,就顯得越發的寒酸,說話都要小心翼翼,心虛的手心都在冒汗,不自信的人就是這樣。

“這些年,你過得好嗎?”秦風輕聲問道,說話十分的小心。

“嗯,還行吧。”余昔無所謂地說道,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微微蹩眉,看起來這家店的咖啡不太對她的口味。

說完這句話,秦風就不知道說什么了,掏出煙盒想抽一根煙緩解緊張情緒,可看到坐在對面的余昔,遲疑一下,又把煙放回了煙盒。

余昔笑了笑,說道:“沒事,想抽就抽吧。”

秦風硬著頭皮點燃一根煙,抽了一口后感覺情緒總算緩和了許多,抬頭看了眼長得如花似玉的余昔,心中暗想,對面這個女人還是我當年認識的那個女孩子嗎?

想當年,自己可是銀城一中的風云人物,余昔似乎對自己有那么點意思,可當時自己眼高于頂,一門心思想考名牌大學,對許多愛慕追求他的女生視若無睹。如今時過境遷,當年許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如今成了一坨狗屎,哎,想到這里,秦風不由嘆了口氣。

“聽說你現在銀城一中當副教導主任,干得怎么樣,還順心吧?”余昔冷不丁地問了一句,但這句隨意的問話卻把秦風嚇了一跳。余昔剛回銀城,兩人也是第一次見面,可她怎么什么都知道,難道自己離婚的事她也已經知道了。

秦風模棱兩可地回答道:“還行吧,嗨,反正都是混日子,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

“混日子?”余昔皺了皺眉頭,明顯滿臉地失望之色,說道:“可不像你說的話呀,我記得你當年可是志向遠大,有遠大的報復,怎么這才大學畢業幾年時間就消沉成這樣了。”

猜你喜歡

  1. 神怪小說
  2. 貴族小說
  3. 空間小說
  4. 民國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美文超市

回復仕途的弄潮兒或者回復書號2194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