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玄幻 > 修仙瑣錄

更新時間:2019-10-20 17:11:17

修仙瑣錄

修仙瑣錄 望月歸舟 著

連載中 尋易西陽 百合小說 女主爽文小說 囚禁小說 鴻蒙小說

經典美文《修仙瑣錄》由知名作者望月歸舟傾心創作的一本奇幻玄幻類型的小說,文中主角是尋易西陽,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看到這行字時,你已經自動成為“花月派”弟子了。《修仙瑣錄》是本派入門秘籍,雖然還沒寫完但已經可以照著修煉了。你問看完后能到什么等級?資質最差的也能到化羽后期,有幾個資質高的看完第一章就直接飛升了。別猶豫了,趕緊換上道袍跟我去搶……哦不,跟我去招師姐吧!

精彩章節試讀:

引言

各位,你們肯定都認為修仙這類玩意是胡扯吧?看這種小說就是為了打發時間,對吧?

我不愿意和人抬杠,一般都是直接拿磚頭把持異見者砸懵,那樣省事。我現在要砸你們了。

首先,有誰了解大爆炸宇宙論嗎?就是那個由一個體積無限小,密度無限大,熱量無限高等等奇特性質的奇點,爆炸膨脹而產生了宇宙的理論。對,整個宇宙,都是從一個小到看不見的“點”中產生的。你們摸著良心說,如果這不是科學家提出來的,而是出現在某部小說中,你們會不會覺得寫這玩意的人一定是腦殘?說實話,盡管《時間簡史》之類的書我看了不少,但依然覺得這爆炸理論過于玄幻了,科學家的腦洞才是最大的。目前這個理論已成主流學說,如果連這么神奇的理論你們都能認同,那還有什么是不能接受的呢?

這一磚頭應該砸不懵幾個,因為你們早就挨過這樣的砸了,那我就再接著砸一下,肯定有人會說科學家那不是純開腦洞,是有科學論證作支撐的。嗯,這一點我承認,那有人聽說過射手假說嗎?缸中之魚假說呢?

不知道的也別百度了,我簡述一下其內容。

射手假說:有一名神槍手,在一個靶子上,每隔10cm打出一個洞。設想這個靶子上生活著一種二維智能生物,它們中的科學家在對自己的宇宙進行觀察后,發現了一個偉大的定律:每隔10cm單位,必然會有一個洞。 它們把這個神槍手一時興起的隨意行為,看成自己宇宙中的鐵律。

缸中之魚假說:我們已經知道,光線是經過玻璃的折射、衍射等物理過程進入魚缸的,景象必定會失真,而對于里面的魚來說,它們會認為所看到的那個失真的外界就是真實的。

怎么樣?宇宙如此浩瀚,我們的科技發展不過才幾百年,如果一切都用目前科技水平作標桿來衡量,把無法解釋的統統歸入迷信、謬論,那是不是很可笑?

還沒懵是吧?那咱們談談弦理論吧,目前弦理論有很多分支,反正是越來越不像科學而更像玄學了,弦理論認為自然界的基本單元不是電子、光子、中微子和夸克之類的點狀粒子,而是很小很小的線狀的“弦”,也就是說,萬物皆是由“弦”構成的,從構成上講,你和一張桌子沒什么區別,把弦比作沙粒的話,這就是一個沙子的世界,所有的東西都由沙子構成。玄幻嗎?

還沒懵是吧?那咱們談談膜理論吧,呃……,要不算了吧,不是我不懂,真的真的,都到弦理論了你們要是還沒被砸懵,那就不是輕易能砸懵的了,去看這本書吧,相信最后能把你們看到懷疑人生,當然了,對于想成仙的人來說,這書99%都是水分,畢竟糖精吃起來是苦的,兌了水才會甜,別怪我兌水兌得多,故事要慢慢講,道理要細細說,我保證這些水份是有益的,即便不能使人向善至少也能讓人感受到幾許欣悅,強調一下,沒有狗血,沒有裝x,但不缺熱血和搞笑。

行了,既然都沒懵,那就換上道袍進傳送陣吧,呃……錢包得留下,還有拎著板磚的那個幾個,板磚也得留下,錢包和板磚會對傳送產生干擾,對,就這兩樣東西會對傳送陣產生干擾,別不信,大爆炸宇宙論你都信了,這個有那么難理解嗎?好了,閉上眼,下一站是修仙之旅的起點,嵐國。

第一章 總角之交

七月在嵐國也被稱為息月,取的是避暑靜息之意,因為此地在這個月份真的是太熱了。

這日,午后的驕陽把四處照得白花花的,草木葉片盡皆蔫垂,林安鎮的街道上空無一人,連四喜叔家那條最討人厭的小黃狗都不再動了,它無精打采的趴在樹蔭下,半睡半醒的不時把那雙閉著的狗眼勉強撐開一線,都困成這樣了,似乎仍不愿錯過任何可搗亂的機會,難怪楊家奶奶說它是憎厭鬼投胎。

小黃狗的執著等來了回報,聽到腳步聲時,它立刻來了精神,上一刻還睜不開的眼睛霎時瞪得溜圓閃爍出興奮的光芒,耷拉著的耳朵也豎的筆直,可當他看清走過來的那兩個孩子時,當即口中發出屈服的哀嗚之聲,夾著尾巴逃了。

這兩個孩子十三四歲的樣子,一個身形魁梧,濃眉大眼帶著點霸道之氣,另一個文弱清秀,臉上總是掛著親切的笑容,二人衣裳破舊,身后各背著一個大包裹,他們仿佛都感覺不到火熱的陽光似的,神情頗為興奮的快步而行。

出了小鎮,不遠就是一片茂密的樹林,七八個孩子正在樹蔭下說笑嬉戲,這里的熱鬧和鎮上的寂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由此可見,有伴的孩子比小狗精力還要旺盛,也可以說比小狗更能討人厭。

那些孩子看到這兩個背著包裹的孩子走過來,紛紛開口。

“尋易,這么熱還給人送東西呀,等太陽落了在去吧。”

那個文弱孩子答道:“得送到平安城去,路不近呢,那邊急等著用,不能耽擱了。”

另一個孩子道:“那你們不看捉鬼了?林德說仙師今天準來,我們都在這等仙師呢。”

叫尋易的孩子無奈道:“林管家平日挺照顧我們倆的,今天趕上這趟著急的差事我們不能不接,再說林管家還給加了賞錢呢。”

一個衣著華麗的孩子面帶得意之色,道:“西陽,要不我跟管家說一聲,讓你們看完捉鬼再去送,大不了讓他派別人去,你們的賞錢我給,這點小錢不值什么。”

那個叫西陽的魁梧孩子冷哼了一聲,道:“林德,我們哥倆靠力氣吃飯,還輪不到你賞。”

林德臉上沒了倨傲之氣,頗為委屈道:“你這是什么話,我好心好意的想讓你們看捉鬼,真是不識好人心,尋易你說是不是?”

尋易笑了笑,沒說什么。

西陽指著林德的鼻子道:“少跟我充大爺,你要再敢欺負水斗和他弟弟,看我怎么收拾你!林老爺宅心仁厚引不來鬼,我看你們家的鬼就是你招來的,你若不死,我們以后有的是機會看捉鬼,不在乎少看這一次。”他說完拉著尋易昂然離去。

路上,兩人都不提捉鬼的事,這種好玩的事越說越心癢,干脆還是不提的好。

爬上一座小山時,兩個孩子已經汗流浹背,小臉也被曬的通紅。

山路雖不陡峭,可背負的包裹對他二人而言顯然過于沉重。到半山腰時,西陽還能堅持,尋易卻大感吃不消了。

“歇一會吧,這個破山,連棵遮陰的樹都沒有。”西陽把包裹輕輕放在路邊草地上,然后幫尋易卸下身上的包裹。

二人坐在草地上喘著粗氣,都從腰間取下裝水的葫蘆喝了幾口。

西陽面帶期冀的問:“你說李府能給咱們多少賞錢?”

尋易看了看那兩個大包裹,開心一笑道:“這么熱的天,應該不會太少吧。”

“我想也是,拿了錢先給你抓副藥。”

尋易略顯不耐煩,道:“我看還是算了吧,馬老頭開的藥也吃了不少了,一點用沒有,不過是偶爾頭痛罷了,又不是什么大病,忍忍就過去了,別花那冤枉錢了。”

西陽瞪起眼道:“說的輕巧,什么忍忍就過去了,你犯病時那嚇人樣兒,我看著都害怕,一定得治,這樣吧,在李府領了賞錢咱們就在平安城找個大夫,錢或許能夠。”他說著從懷里摸出了一小串制錢數了起來,其實他們倆這點家當根本不用數,二人心里都清楚的很。

尋易斜眼看了下低頭數錢的伙伴,似是懶得再爭辯,扭頭望向遠處,眼神漸有茫然之色。

西陽是西嶺村的一個孤兒,尋易的身世卻無人知道,他是西陽從林子里撿回來的。六年前,八歲的小西陽去村邊的樹林里拾柴,看見了這個年紀相仿的陌生小孩呆呆的坐在一塊石頭上,問他什么都說不記得了,小西林倒沒跟他客氣,當即把他當成了幫手,拉著他拾了好多干柴才回了村子。

村里人開始以為這是附近哪個村鎮走失的癡傻孩子,可很快就發現這孩子不僅神智未喪,竟然還能識文斷字,只是不知為何失去了以前的記憶,眾人在疑惑間沒少幫他在附近村鎮打探,想找到他的家人,可最終無果,這孩子也就留了下來。

小西陽很高興,因為他終于不是村里唯一的孤兒了,這種高興并未隨時間的流逝而減淡,反而越來越強烈了。一個孤兒是可憐的,可兩個興趣相投的孤兒湊在一起居然可以比別的孩子更幸福,這是他做夢也沒想到的。

先前,盡管他還小,盡管他有很多小伙伴,盡管村里人都很照顧他,可他幼小的心靈還是時時能感受到那種身為孤兒的凄涼,尤其是看到小伙伴在父母面前撒嬌的時候。現在不一樣了,這個新來的小孩可以從早到晚的陪他一起玩,不必擔心玩的正起勁時對方被家里人喊去吃飯,而且沒有被大人打屁股的擔憂,可以玩出圈兒,比如,別的孩子不敢進的深山,他倆敢進,回來多晚都沒關系,反正兩人是吃百家飯,睡百家床的,不管是翻墻進入好脾氣的陸爺爺家還是林爺爺家,保準不會挨罵,僅此一點就這讓其余的孩子嫉妒的要瘋了。

因為對方是自己撿回來的,小西陽頗有兄長風范,如果掏到三個鳥蛋,一定是給他兩個,自己吃一個,和別的小孩打架,不管對方有多不好惹,小西陽肯定會站在前面替兄弟擋拳,他的這個兄弟也表現的夠義氣,不論是在山中遇到危險還是打架不敵,從沒獨自逃跑過。

兩個人從沒吵過架,唯一讓小西陽有些郁悶的事還是發生在剛把他撿回來的時候,既然對方不記得自己的名字了,小西陽覺得自己有責任給對方取個名字,“西二陽”這個名字是他最先想到的,村里的那些同胞兄弟大多這么取名,可這小孩并不喜歡,他甚至提出自己可以改名叫“西大陽”,小孩還是不想要“西二陽”這名字,這下讓小西陽犯難了,畢竟他只有八歲,又不識字,絞盡腦汁的仿照村里孩子的名字又提出了“小牛”、“石頭”等幾個他覺得不錯的名字,可那小孩沒有一個滿意的,無奈之下,他只得去求助村里唯一識字的陸爺爺,他自己的名字就是這老頭給取的。

老頭兒知其來意后,只微一沉吟就說,既然你遇到他時他是坐在石頭上的,那就叫“石生”吧。小西陽佩服的五體投地,得了寶貝似的一溜煙跑回來,可還沒等他把這個既好聽又有意義的名字說出口,那小孩卻先開口道:我以后就叫尋易吧,容易的易,與記憶的憶同音,取追尋往昔記憶之意。

小西陽當時就被對方的學識給震懵了,不識字的他根本不懂對方說的是什么,但天生的機靈讓他很快就領悟到,自己先前認為一個讀音只對應一個字的想法多半是錯的,為了不讓對方看出自己的無知,他眨著眼問,那你為什么不直接用記憶的憶呢。小孩撇撇嘴說,那樣太直白了。小西陽不懂直白有什么不好,盡管再次被震懵,可還是覺得陸爺爺的學識肯定比這小孩要高的多,抱著要挽回面子的念頭說出了“石生”這個名字,可讓他郁悶的是,這小孩不但沒露出他預想的驚訝神色,反而再次撇撇嘴,竟然有些不屑。看著他那樣子,小西陽心里虛了,感覺到學識的比拼光靠機靈是沒用的,他二話不說的又跑去找陸爺爺,老頭聽完講述后反倒露出了驚訝之色,點點頭說了句,不想此子竟來自書香門第,那咱們以后就喚他作尋易吧。

取名風波給小西陽帶來的郁悶很快就過去了,而且還隨即轉為了歡喜,自小受淳樸民風的熏染并秉承了家族古道熱腸心性的他,真心為這小孩能有如此大的本事而高興,畢竟能識文斷字的全村也只有陸爺爺一人而已,說這是大本事一點不為過。

小西陽自小膽子就大,這個新來的小尋易膽子居然也不小,這樣兩個缺少管束的孩子湊在一起自然經常做出讓村民操心且擔心的事,好在兩個孩子都是懂事的,就算是玩瘋了的時候,也知道回來時抱些干柴采些蘑菇,很少空手去別人家吃飯。年紀大些后更是給東家幫忙西家跑腿的,所以大家都很喜愛他們。

轉眼間,兩個孩子到了十二、三歲,這個年紀再整天的玩就說不過去,可兩個玩野了的孩子都對種田沒什么興趣,剛巧村子里的二壯叔在鎮子上開了間雜糧鋪子,正缺人手,他倆就跑去幫忙,鋪子里沒什么活計時,就去一些大的府宅作些跑腿的差事。

這個年紀的孩子哪會知道什么是愁,賺幾個小錢能買些零嘴小吃就心滿意足了,整天開心的不得了,唯一讓小西陽感覺擔心的是小尋易的頭疼病,這病倒也不常犯,可每次犯病都很嚇人,不但疼的死去活來,疼過之后還伴隨著一陣失神,三年前在山里玩時趕上犯病了,疼過之后他兩眼發直的就朝懸崖走去,要不是小西陽及時拉住他,肯定就摔死了,剛來鎮子時他又犯了一次病,失神亂走間差點被一輛馬車撞到。

二壯叔請了馬大夫給他診治,吃了一段藥,小尋易不好意思總讓二壯叔破費,只說病好了就不再去抓藥了,可前兩天這病又犯了一次,小西陽也覺得再讓二壯叔花錢買藥不合適,隨后開始攢錢,這就有了方才的那番話。

這時二人歇的差不多了,背上包裹再次朝山上爬去。他們不知道,翻過這座山,二人的命運將發生徹底的轉變。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一章 總角之交
  • 第二章 福禍與共
  • 第三章 資質之說
  • 第四章 初識修途
  • 第五章 驚變
  • 第六章 隱秘
  • 第七章 苦修
  • 第八章 陣中人
  • 第九章 各懷心事
  • 第十章 誓言
  • 第十二章 離硯
  • 第十三章 貪得無厭
  • 第十四章 感動
  • 第十五章 初殺人
  • 第十六章 聞兇信
  • 第十七章 改主意
  • 第十八章 鐵劍門
  • 第十九章 遲降緣光
  • 第二十章 高壽幾何
  • 第二十一章 一夢紅顏老
  • 第二十二章 扔石頭
  • 第二十三章 賜藥
  • 第二十四章 離意
  • 第二十五章 血本無歸
  • 第二十六章 身后事
  • 第二十七章 誤會
  • 第二十八章 走火入魔
  • 第二十九章 苦心
  • 第三十章 拖延
  • 第三十一章 初戰
  • 第三十二章 嫌隙人
  • 第三十三章 阻撓
  • 第三十四章 爭三甲
  • 第三十五章 隱秘
  • 第三十六章 險途
  • 第三十七章 入陣
  • 手殘
  • 1037章“撤!”
  • 請一天假

猜你喜歡

  1. 百合小說
  2. 女主爽文小說
  3. 囚禁小說
  4. 鴻蒙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豆樂文學

回復修仙瑣錄或者回復書號237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