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仙俠 > 萬古仙尊

更新時間:2019-11-07 18:38:48

萬古仙尊

萬古仙尊 緋翔 著

連載中 歐陽羽秦楓 明星同人小說 網游小說 娛樂圈小說 推理小說

人氣小說《萬古仙尊》是來自作者緋翔著作的仙俠類型的小說,小說的主角是歐陽羽秦楓,小說文筆超贊,沒有糾纏不清的情感糾結。下面看精彩試讀:園藝修真,與眾不同。一個少年,偶得神秘種子,開啟了一段很不平常的修真之路。

精彩章節試讀:

就在此時,那三個青衣弟子的播種似乎已經完成,紛紛睜開眼睛,面露喜色,立刻跪地對赤玄真叩謝道:“謝掌門播種之恩,弟子們定當全力為萬花門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雖然你們已經播下仙種,但你們還必須潛心修煉,因為要讓仙種生根是十分艱難的修行,更甚從前,你們都必須做好心理準備。”赤玄真循循教誨道。

“弟子們,謹遵教誨。”

赤真微微凝目地揮揮手,讓三人退下后,緊接著,便將目光投向早在一旁等候多時的秦楓。

“秦楓見過掌門。”秦楓立刻上前,躬身行禮道。

“這次除妖的任務完成的如何?”赤玄真詢問情況。

“平南城外狼妖肆虐,數量頗多,襲擊過往的商旅以及路人,已經傷民無數。但幸好弟子和兩位師弟趕去及時,總算,沒有引起太大的禍患。”秦楓應道。

“辛苦你。”赤玄真點點頭道。

“這是弟子應該做的。”

“這個人是……”赤玄真問話的同時,已經注意到了和兩個白衣弟子站在一起的一身怪異服飾的歐陽羽。

“此人是弟子的回來途中,在花海圣地發現的。弟子見他在花海行蹤鬼鬼祟祟的,又不是本門弟子,覺得可疑,所以將他帶回來,交由掌門發落。”秦楓看了歐陽羽一眼,對赤玄真稟告道。

“真是膽大,竟然敢在我萬花門下肆意妄為。”赤玄真一聽,立刻白眉橫目,透著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氣勢。

“我不是什么壞人,是他們誤會了。況且,如果我真做了什么的話,還會自愿跟他們一起來見掌門嗎?”歐陽羽被赤玄真的氣勢一震,微微愣了一下,但毫無心虛的說道,他確實沒有做過什么事情,這根本就是個誤會。

“你是自愿來的?”赤玄真的目光立刻看向秦楓,見秦楓點點頭,接著問道:“那你為什么會在本門的花海圣地里?又是如何進入我萬花門的?”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我醒來的時候就在那里,然后,遇見了他們的時候。”歐陽羽如實地應道。

“花海圣地是我們萬花門煉制丹藥的材料的主要采集地,平日里只有丹峰的弟子可以奉命進出,怎么可能無端多出一個人來?”秦楓俊眉蹙起的說道,“掌門,看他身穿奇異的服裝,又偷偷摸潛入我們萬花門,在花海里搗亂,也有可能是其他門派探聽的奸細。”

赤玄真聽著點點頭,顯然也十分贊同秦楓的懷疑。因為秦楓是萬花門新一輩中的新銳,修為不凡,早在十年前體內的花種已經生根發芽,如今達到芽階的還虛渡期境界七級,遠遠超出同輩的弟子。現在萬花門有什么重要的任務,都是交由他負責處理,整個萬花門上下都對他的重視。

“秦楓,這件事情還是要調查清楚才行,首先要弄清這個人的來歷,還有他是怎么進入花海的……要知道花海是進入萬花門的必經之路,每隔三個時辰都有弟子把守巡邏,我想應該有人知道他是怎么進來的。”赤玄真由看了歐陽羽一眼,秉公處理地說道。雖然歐陽羽的行為十分可疑,但沒在事情調查清楚前,他也不會妄下結論。

“對了,我記得我還見到一個女的……如果找到她的話,事情應該就能夠清楚了。”歐陽羽一聽赤玄真這么說,突然想起自己在昏迷前,被自己襲胸的那個紫衫女孩,如果能找到那個女孩的話,就可以證明他的清白。因為他想應該是那個女孩把自己送到花那個茅屋的。

就在此時,大殿外正好走進一道嬌影,一身紫衫猶如飛在花海中的紫蝶,翩翩舞動般走了進來,同時也緩緩映入了歐陽羽的眼前。

歐陽羽一見眼前的女孩后,腦海中頓時閃過一幕畫面,頓時一喜,立刻大喊一聲,指著嬌影道:“是她……就是她……”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齊齊望了過去。

剛剛進來的紫衫女孩被這么一叫,才驚詫地眸光轉了過去,見到歐陽羽后,同樣也是大吃一驚,美眸微微一晃,心里暗道,他怎么會在這里?完了,他該不會是來告狀的吧?這要是讓師父知道我又闖禍了,少不了要挨罵了。原來,她就是不小心打昏歐陽羽的那個女孩,而她在打昏歐陽羽后,也十分內疚,急忙把他送到花海附近的茅屋休息,本來想等他醒來再道歉,可因為突然有事便先離開。結果,趕回去的時候,人也不在了,她還以為人已經走了,沒想到,居然會出現在這里。

紫衫女孩美眸一眨,突然轉身裝作沒聽見的樣子,眼下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雪嵐,你給我回來。”可惜,一道低沉的聲音已經從赤玄真的口中發出。

紫衫女孩不由俏舌一吐,心知已經逃不了了,這才乖乖地回過身,上前幾步,恭敬地對赤玄真道:“凌雪嵐見過掌門。”

“對,就是她。”歐陽羽仔細看了凌雪嵐一眼,但目光又不由瞄向了凌雪嵐的胸部,如果他記得沒錯,自己襲到的應該就是那高挺的雙峰。

紫衫女孩見歐陽羽突然往自己胸口瞄來,急忙伸手捂了一下,俏眸怒瞪地辯解道,“我哪有打昏你,明明就是你自己對你……”但還沒說完就后悔了,因為赤玄真那銳利地雙目已經盯在了她的身上。

“掌門,我不是故意的,你要相信我,我只是不小心打昏了他。”凌雪嵐底氣不足地越說越小聲,但總算是將事情從頭到尾解釋清楚了。

“小兄弟,看來是我門下弟子先有無禮之處,多有得罪,還請見諒。”赤玄真神色一正,立刻對歐陽羽拱手歉然道,立刻顯出一派掌門的氣質風度。

這赤玄真的話音才剛落,驀地,一個白衣弟子急匆匆地跑進萬花殿,跪在赤玄真面前,氣喘吁吁地說道:“掌門,不好了,不好了,花海圣地所生長的那株獨一無二的千年花葩死了。”

赤玄真聽得神色頓時變得難看幾分,要知道那株千年花葩可是個奇物,生長了上千年,積聚了日月精華,天地靈氣,當當一小片花葉,就可煉成起死回生、增長修為的靈丹妙藥,極其珍貴,對于萬花門來說,是寶貝中的寶貝。乍一聽,居然被人壓死了,自然反應激烈。

其他弟子也紛紛露出驚愕之色,但卻不敢出聲,因為此時赤玄真的面色已經難看到極點。而凌雪嵐一聽,小臉登時一慌,顯得有些做賊心虛的樣子,急忙看了看身旁的歐陽羽,粉唇一咬,似乎知道什么。

“掌門,我看就不用找兇手了。”秦楓突然看向歐陽羽,十分肯定地說道。

赤玄真頓時銳目射出一道寒芒看向歐陽羽,其他弟子也紛紛將目光投在歐陽羽身上。

“你們不會懷疑是我吧?”歐陽羽見狀,登時一驚,他什么時候壓死過千年花葩了,看來肯定又是誤會,還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急忙對身旁的凌雪嵐,說道:“你快點跟他們解釋,我沒有壓死那什么千年花葩……你當時在場的,你應該知道我沒有壓死什么千年花葩。”

“那個……千年花葩好像就是你壓死的……”凌雪嵐支支吾吾地說道。

原來,就在凌雪嵐擊昏歐陽羽之后,歐陽羽騰起的身體正好壓到了一株花葩,當然,她并不知道竟然就是那株花海圣地唯一生長的千年花葩,因為擔心歐陽羽的情況,也沒有來得及確定,就急急忙忙將他送到了茅屋,匆忙之下,一下子也忘記了查證,現在才想起來,但一切已經太晚了。

赤玄真聽完,更是老臉一怒,雙目透著幾分寒氣。

“掌門,應該如何處置他?”秦楓請示道。

“千年花葩我們萬花門就此一株,別說是外人,就算本門弟子犯下的事,也是大罪一條,按照門規,理當處死。”赤玄真聲音低沉地說道。

“處……處死?就為了一株花就要處死人,不要開玩笑了。就算是我壓死的,你們也總該講點道理吧,難道你們想要趁機敲詐我?雖然我沒什么錢,不過,你們先說個價好了。”歐陽羽不禁一頭冷汗,生氣地說道,覺得眼前這些人有些不可理喻,剛才還和和氣氣地準備放了他,這會兒卻因為壓死一株花而要處死他。

“那株千年花葩就算是在種界都是彌足珍貴的,用多少金銀珠寶都換不來的,你根本不明白你犯了什么大忌。”秦楓嚴肅的說道。

“掌門,其實這件事……”凌雪嵐一聽,也不由感到內疚,立刻出聲想要解釋,因為有一半的責任是在她的身上。

“不用再說了,我已經決定了。明日午時,在怡心殿前,將他公眾處死,將他先壓下去吧!”赤玄真聲色嚴厲的說道。

很快地,有兩個白衣弟子一左一右,將歐陽羽架起,準備將他帶出萬花殿。

“放開我!”歐陽羽怒然的喝道,看似瘦弱的身軀,卻透出幾分驚人的氣勢,令在場的人都不由側目。

赤玄真也不禁又打量了歐陽羽幾眼,因為敢在萬花門如此撒野的人,眼前的歐陽羽絕對是第一個。

“放肆!”一旁的秦楓突然冷冷一笑地在歐陽羽的胸口一點,讓他頓時全身無力,再無反抗之力。

“你就等著明天的行刑。”秦楓瞇眼看了歐陽羽一眼,對身旁的兩個白衣弟子,揮揮道。

那兩個白衣弟子立刻將歐陽羽押著離開萬花殿。

歐陽羽被押出萬花殿后,很快就被帶到了一個偏僻的角落。

“師兄,這家伙居然壓死我們萬花門唯一的千年花葩,趁現在沒人的時候,不如好好教訓一下他。”其中一個白衣弟子說道。

“喂,掌門可是不允許弟子動用私刑的,反正我什么都沒看到,先走了,人交給你了。”另一個白衣弟子有些怕事,便先離開了。

那個白衣弟子一臉陰笑地看著歐陽羽,面露歹毒之色地說道:“只有狗東西,才讓人想好好打上一頓。”

“原來你們萬花門都是打狗的。”歐陽羽冷笑一聲,應道。沒想到這萬花門的弟子如此惡劣,還想趁機報復。

“你……”那個白衣弟子氣急敗壞地瞪眼道,“看我怎么收拾你。”

只見那個白衣弟子再掄起微微閃爍著白光的拳頭,這一拳可不比一般人的拳頭,帶足了真氣,若是兇猛的野獸挨上一拳,都要去半條命,別說是凡人了。眼看歐陽羽就要挨揍的時候,突然間,他身上突然閃起莫名的紫色光芒,隨后猶如烈突然耀眼奪目起來,緊接著,好似有什么從他體*了出來,在空中形成一道玲瓏有致的嬌影,魅勁四射,精致的難以形容,只是嬌影的五官難以看清。

一時間,整個萬花門上下,風云變色,狂風蕭瑟,天地間一下子變得漆黑無比,天空中紫雷翻涌,猶如無數的電蛇在云霧間鉆隙。那紫色嬌影在歐陽羽頭頂上優美的身影一展,空氣瞬間揚起陣陣肅殺之意,狂風吹起,猶如刀割。驀地,四周的花木無力的搖擺著身影,好似瞬間被吸收了靈氣一樣,瞬間凋零頹敗,化為一片死寂,風寒刺骨間,一種邪惡、恐懼、血腥等等不詳的征兆,開始在萬花門上空蔓延起來。

“這個是花劫嗎?一般只有修真者修煉到花階的時候,才會產生花劫。而當年萬花門的掌門和長老,進入花階的時候也會引來這樣的巨變。不過進入花階的天劫聽說應該是鮮花盛開,到處生氣勃勃才對,怎么會萬花凋謝呢?”

“好……好可怕……難道是果階的破果飛升境界的天兆……”那個白衣弟子見到此景,整個人都嚇呆了。破果飛升是修真者修煉的最高境界,也就是飛升之境。而萬花門的掌門赤玄真修煉到現在,離果階仍然還有一段距離,也只有隱居云游的莫須有師尊才達到果階的丹乘果元境界,不過就算是他離破果飛升還有很大的距離。

那白衣弟子驚詫地見到所有的花都凋零了,更是全身顫抖,因為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可怕的景象,仿佛眼前的歐陽羽就是個非常強大的存在,并且隱約見到歐陽羽的頭頂上有道模糊的紫影。

“原來是前輩高要飛升成仙了。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前輩不要生氣。只要前輩不生氣,我做牛做馬都可以。”那個白衣弟子急忙對歐陽羽跪地討饒道,如果能得到這樣高人的親睬,那可是一輩子的福分。

但僅僅片刻間,天地異變的景象眨眼消失,一切又恢復了常色,僅僅只有那頹敗一地的花木,可證明剛才所發生的一切。

歐陽羽猛然間回過神來,剛才那一瞬間,他的意識突然停頓了,只感覺到身旁一直有聲音響起,再看看身前的時候,便見那個白衣弟子正跪著自己,一臉討饒道。

“如果你不放我走,我就……”歐陽羽見狀,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見剛才對自己還氣勢洶洶的白衣弟子,突然嚇得如此失魂落魄,大喊自己前輩,心知眼下正是個逃跑機會,立刻趁機說道。

“前輩饒命啊……”那個白衣弟子還以為歐陽羽要對他不利,頓時嚇得往后趴了幾步,臉色慘白地叫道:“前輩來去如風,怎么是我能攔得住的……”

歐陽羽一聽,立刻準備轉身就跑,但就在此時,一道挺拔偉岸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那個白衣弟子的身后,冷聲道:“出什么事了?”

那個白衣弟子回頭一看,來人正是秦楓,急忙拉著秦楓的褲腳,指著歐陽羽道:“秦……秦楓師兄,他……他好厲害……一下子就把那些花給弄凋零了,剛才天昏地暗的,太可怕了。”

“難道是有高人進入了破果飛升的階段?果階可是修真者即將飛升的修為。也只有一些記載中有描述,飛升之時,才會造成萬花凋殘的天兆。”秦楓凝眉看著四周一地頹敗的殘花,同樣面露異色,但再看看此時的歐陽羽,卻又看不出什么端倪。他剛才確實是見到天地變色,以為什么高人進入新的階段,引來天劫,而這里又有一種詭異的氣息傳來,所以,立刻趕了過來,但就在眨眼間的功夫就消失了。

“應該和他無關。”秦楓又看了歐陽羽一眼,斷定道。

“可是我明明……”那個白衣弟子分明看到歐陽羽頭頂上出現了一個紫色人影。

“快把他關起來。”秦楓面露不悅地喝道。

那個白衣弟子戰戰兢兢地起身,匆忙打開柴房的人,指著對歐陽羽客氣道:“你快進去吧。”

“還不進去……難道要我幫忙嗎?”秦楓怒見歐陽羽磨磨蹭蹭的,立刻瞪著叫道。

歐陽羽見狀,眨了眨眼睛,自知不是秦楓的對手,只能忍住心中的怒氣,悻悻地走進柴房,看著門眼睜睜地被關起,等著明日任人宰割。想到這里,不由氣得一腳踹到門上,咚地一聲,門倒是沒事,他的腳卻已經麻了,忍不住罵道:“可惡,還什么萬花門呢,不如叫殺人門好了,動不動就把人處死……真是氣死我了。”

歐陽羽正尋思著該怎么逃出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下腹閃爍起奇異的紫色光芒,緊接著,全身頓時感到冰寒刺骨,然后又燥熱難耐,全身好像被什么充脹似的,疼得他死去活來的,在地上不停地打滾,意識逐漸模糊。

隨后,歐陽羽猛地被一股刺骨的寒風吹醒,睜開眼睛的時候,卻不是身在柴房里,而是一個十分黑暗的地方,四周是一望無際的,身旁似乎有什么正成堆成堆的疊起,微微抬起頭,只見頭頂上竟然懸著一輪詭異的紫月,令人感到幾分恐怖。

歐陽羽不由往前走了幾步,突然腳下絆到了什么身子往前甩去,等他爬起身來的時候,不禁拿起手里抓起的東西一看,赫然是一個白森森的骷髏頭,他不由手一抖,骷髏頭也隨之掉落,同時,那紫月突然間閃耀起來,一下子照亮了四周,他放眼望去,只見身旁那成堆成堆羅疊的是森森白骨,腳下同樣也是白骨遍地,連綿不絕地鋪成一條通往黑暗盡頭的路。

空氣中響起陣陣駭人的陰嘯聲,充滿著肅煞之意,好似猶如人間地獄,到處都是死亡的景象。

就在歐陽羽身體不禁有些發抖的時候,那黑暗盡頭緩緩出現了一道紫色人影,襯著詭異的紫色月光,顯得更加神秘而恐怖。

“你現在還不能死……這半招天級絕學就當送你了……”只見紫色人影發出一聲嬌吟,冰冷冷的口吻讓人不寒而栗。

歐陽羽還沒弄清怎么回事的時候,突然見到一道妖異的光芒從紫色人影手里飛出,直射入他的眉心,一下子他的腦海里猶如走馬觀花般顯現出一幕幕的動作,眨眼間,仿佛印刻在了他的記憶里。

之后,他就覺得眼前突然模糊了一下,又陷入無盡的黑暗中。

另一邊,秦楓將不久前所發生天地異變的事情稟告給了赤玄真,同時,也得到了很多映證,萬花門上下有很多弟子都看到了天地異變的景象,而且整個萬花門的花也確實幾乎都凋零落盡了,這是現象極為不正常。

而據史記載,能引起天地巨變,使得方圓幾里內花木凋零的異景,只有達到果階的破果飛升境界的修真者才能做到。莫非是有哪位前輩高人在萬花門附近破果飛升了?”赤玄真驚訝地說道,因為萬花門唯一達到果階的就是莫須有師尊,而且這位師尊為了尋求更高的破果飛升境界已經在外云游,但除了每隔幾年都會送回幾顆自己結出的仙種外,平常是不會回來的。所以,引起巨變的不可能是萬花門中的修真者。

不過,因為找不出原因,所以,也就不了了之。

歐陽羽也不知道自己昏了多久,有意識的時候,就感覺到有人正在踹他。他緩緩睜開眼睛,見到另外兩個白衣弟子在眼前,而外面一片白亮,似乎已經過了一夜。

不久后,歐陽羽便被帶到了怡心殿的偌大廣場前,此時,不少萬花門的弟子紛紛聞訊趕來湊熱鬧。另外,怡花殿前還站著幾個人,其中一個就是赤玄真,還有一個中年人,秦楓也在其中。

“午時已到,秦楓,由你行刑。”赤玄真吩咐道。

“處死他,處死他……”在一片呼聲中,歐陽羽被壓跪在地上,掙扎了幾下,不過卻沒有多大的作用,他的穴道已經被秦楓制住,本來就沒有什么力氣。

秦楓取來一把鋒利的長劍,走到歐陽羽面前。

“雖然殺人對你們來說,只是舉手之間的功夫,但你們難道都沒有想過,這樣草芥人命,同樣也會得到應有的懲罰。你們這些號稱想要成為神仙的人,卻不積德行善,反而視殺如樂。什么萬花門,原來只不過是殺人如麻的儈子手而已,死在你們手里我無話可說。”歐陽羽目光冰冷地環視四周,面對那些看著自己被處死的萬花門弟子,不禁冷笑地說道,臉上露出幾分毅然之色,事到如今,他也沒有什么再顧及的,只是把臨死前想說的話,一吐而出,圖個痛快。

“你毀了千年花葩,雖然死不足惜,也只能以死來抵償了。我本來以為你會貪生怕死的求饒,沒想到,你的氣骨比我想象中的要硬的多……”秦楓面無表情,神色決絕,不茍一笑地說道,歐陽羽此時的表現顯然大出他的意外。

其實,歐陽羽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但以他的個性,也絕不是那種軟弱到對這些不可理喻的人求情,因為他也知道再求情也沒有什么用,自己的生死早已被這些人決定。他的死也只不過是這些人用來彌補自己過失的借口而已,這就是人心的恐怖。

“掌門師兄,你難道不再考慮下嗎?”就在此時,赤玄真身旁的中年人突然發話道。

“我意已絕,這種人絕對不能饒恕,否則,我們萬花門以后何以立足種界……”赤玄真篤定道。

中年人不由嘆了口氣,也不好再說什么。

與此同時,秦楓手中的長劍已經高高舉起,劍光逼人,眨眼間,就朝歐陽羽的胸口刺去。歐陽羽眼見自己就要喪命劍下的時候,情不自禁地涌起一股強烈的求生yu望,驀地,一道紫色光芒從他的下腹突然閃爍起來,越發耀眼,一下子吸引到了中年人的注意,“劍下留人。”只見他神色一驚,突然身形一閃,在歐陽羽生死一刻的時候,出手彈出一道青光,擋去了秦楓手中的劍。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 第二章抵命
  • 第三章神秘仙種
  • 第五章泡澡來修煉1
  • 第七章泡澡來修煉3
  • 第八章 吸功大法
  • 第九章仙種
  • 第十章師姐
  • 第十二章試種大會
  • 第十三章紫色的月亮
  • 第十四章天級絕學
  • 第十五章如意法器
  • 第十六章花玄洞
  • 第十七章我終于自由了
  • 第十九章一箭雙雕
  • 第二十章一道黑影

猜你喜歡

  1. 明星同人小說
  2. 網游小說
  3. 娛樂圈小說
  4. 推理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阿蘇文學

回復萬古仙尊或者回復書號1253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