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職場 > 平民書記

更新時間:2019-12-06 16:47:05

平民書記

平民書記 羅曉 著

連載中 李思文朱明宣 洪荒小說 倫理禁忌小說 男扮女裝小說 星空小說

《平民書記》男女主角為李思文朱明宣,是羅曉傾心巨作,目前正在連載中。全書主要講述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北川市獅子縣利益集團長期以來相互勾結,十分囂張,經濟發展幾乎停滯。縣委書記于清風上任后,力推改革治理,然而一番較量,卻好像踢在了鐵板上,收效甚微,根本撼不動他們。正在此時,鷹嘴鎮派出所所長李思文偵查一起不起眼的偷盜案,歪打正著,得到一個小硬盤,居然詳細記錄著鷹嘴鎮鎮長王治江等一伙人***受賄的證據。這下子捅了馬蜂窩……

精彩章節試讀: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北川市獅子縣利益集團長期以來相互勾結,十分囂張,經濟發展幾乎停滯。縣委書記于清風上任后,力推改革治理,然而一番較量,卻好像踢在了鐵板上,收效甚微,根本撼不動他們。正在此時,鷹嘴鎮派出所所長李思文偵查一起不起眼的偷盜案,歪打正著,得到一個小硬盤,居然詳細記錄著鷹嘴鎮鎮長王治江等一伙人***受賄的證據。這下子捅了馬蜂窩……

"鷹嘴鎮原來的治安情況大家都是清楚的,四年前在全縣十三個鄉鎮中排名倒數第一。但今年,我們的治安良好,排名是全縣第一,這是我們鷹嘴鎮派出所八個民警和六個治安輔警全體努力的成果,我祝賀你們!"

鷹嘴鎮派出所所長李思文在所內的慶祝會上話鋒一轉,又說道:"但是,我們的工作依然任重而道遠,拿什么名次我并不是太在意,我在意的是我們能不能讓鷹嘴鎮的百姓都過上日不關門夜不閉戶的放心生活!"

李思文話音才落,坐在他下首的民警宋大全就使勁地拍起手來:"說得好,老大,我發現你很有口才啊,都說得我快流眼淚了,哈哈……"

李思文笑道:"你給我嚴肅點兒,好了好了,既然得了獎,我這個所長也不好意思不表示,今晚我請客,地點是……"

沒等李思文說出來,負責戶籍窗口辦理工作的,才來派出所工作一年的女孩張妍搶著說道:"地點是你家,李所,我們都知道!"

李思文哈哈笑道:"行啊,你們都了解我了。"

在所里,李思文經常請所里下屬同事吃飯,但都是在他家里,理由就是自己買菜做便宜,分量又足,實惠!

李思文是全縣最年輕的派出所所長,今年二十六,十八歲當兵,二十二歲從部隊轉業回來做了個普通民警,從普通民警到副所長,再到所長,李思文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出來的。

三年前他任副所長的時候,鷹嘴鎮的治安是全縣倒數第一,好多年都這樣。在他任副所長的時候,所長劉有德得了重病,去省城醫治,鷹嘴鎮派出所的工作實際上已經是李思文主持了。

也就是那一年,李思文把鷹嘴鎮的治安狀況從全縣倒數第一硬生生提升到了全縣第四,也正是因為這個成績,讓他從副所長轉成了正職。

今天確實是個值得慶祝的日子,不過李思文又吩咐著:"慶祝歸慶祝,我們的工作不同于其他,下班后胡東在派出所值勤,我和大全巡邏,長順和大學吃完后來替換我們,李治到派出所接替胡東。"

派出所一共有八個正式編制,所長李思文,副所長鄭長順,民警宋大全、胡東、李治、劉大學,兩個做文職工作的女警蔣春芳和張妍。

"哐當!"

李思文正在安排晚上聚餐時的工作,猛的一聲響,會議室的門陡然被推開,三個身穿深色西服套裝的男子表情嚴肅地走了進來。

"你們是干什么的?竟敢擅闖我們派出所的會議室?"副所長鄭長順首先出聲呵斥三個闖進來的陌生男子。

李思文見這三個人表情嚴肅,臉上氣勢"逼人",不太像普通百姓,當即沉聲問道:"你們有什么事?"

領頭的陌生男子大概有三十來歲,盯著李思文取出一個工作牌亮了下,說:"誰是李思文?我是獅子縣檢察院反***賄賂局的朱明宣,我們收到鷹嘴鎮政府干部的實名檢舉信以及縣公安局移交的***賄賂案子,李思文涉嫌***受賄,請配合我們到檢察院協助調查!"

"什么?檢察院的?你們是不是搞錯了?"

辦公室里的人都驚呆了,民警宋大全第一個跳起來質問朱明宣,聲色俱厲:"說誰貪腐我都不管,你們說李所貪腐絕無可能,我可以拿人格擔保!"

"是啊,我也可以擔保……"

"我也可以擔保!"

……

會議室里其他人接二連三地說要為李思文擔保,朱明宣依然毫無表情地說道:"誰擔保都沒用,只有接受我們檢察機構的查證才行,我們既不會錯抓一個好人,也不會放過一個違法犯紀分子,在國法面前,任何人都沒有私情可講!"

"老鄭,大全,你們都不要再說了。"李思文一擺手,制止了下屬們,然后對朱明宣平靜地說:"我就是李思文。行,我跟你們去檢察院,不過我要跟上級匯報一下情況!"

"不用!"朱明宣一擺手,"我有檢察院反貪局吳局長的批令,吳局長已經知會了縣公安局的陳局長和你們鎮的李保國書記。"

李思文心一沉,有一種不好的感覺,眼看鄭長順幾個人想出手制止朱明宣,趕緊說道:"長順,大全,有句話叫‘身正不怕影子斜’,放心吧,我沒事。我不在你們也要照常處理所里的事情。"

擔心的事情到底還是發生了,李思文話雖然這么說,但心里卻很清楚,事情只怕沒有想象的那么簡單。

朱明宣向身后的同事招了招手,兩個同事上前,掏出亮晃晃的手銬當場給李思文銬上了,隨即帶出了會議室。

鄭長順等下屬眼睜睜瞧著李思文被朱明宣等人帶上車,車子呼嘯而去,七八個人都呆在了當場,無法相信眼前這場變故。

朱明宣三個人開的是一輛福克斯,朱明宣親自開車,另兩個人坐在后排,一左一右把李思文夾在中間。

上車后,三個人一句話都不說,李思文笑了笑說:"朱同志,剛才在所里我沒明說,是不想跟你們起沖突,我是鄉鎮派出所的所長,被人舉報這種捕風捉影的事,你們就興師動眾到所里把我帶走,這符合規定么?你們就不怕這人好抓不好放?"

朱明宣頭也沒回,冷笑著:"嘿嘿,李所長,你也不用拿話激我,沒有用,合不合規定自然由領導說了算,你還是自求多福吧!"

李思文也嘿嘿一笑,打算來個以不變應萬變。他聽出朱明宣話里有"警告"的意思,也露一點兒他背后有"人"的意思。

鷹嘴鎮離獅子縣城有三十五公里,清一色的柏油路,李思文看了下窗外太陽的位置,大概是下午三點多的樣子,按時間推算,傍晚的時候,他李思文怕是會迎來第一波"審訊"。

開車到城里只要二十多分鐘,朱明宣開得很快,一直在七十碼以上,大約二十分鐘就到了縣城。

"你們要帶我去哪里?"李思文看朱明宣進城后去的方向并不是縣檢察院那條街,而是相反的西面,當即搖了搖手銬問。

"別動,老實點兒!"一左一右兩個男子扭著李思文低聲呵斥。

朱明宣開著車進了一個小區,最后在一棟別墅的院子里停了車,兩個男子推推搡搡地把李思文弄下車,進了別墅后也沒上樓,而是進了地下室。

地下室裝修得很好,有一個廳,里邊還有一道門,朱明宣把門推開后,兩個男子就把李思文推了進去,把他身上的手機搜走了,一句話不說,關了門,"喀嚓"一聲把門反鎖上了。

李思文進去的時候瞄到門側的墻壁上有電源開關,摸索著開了燈。

這是一間約有十六七個平方的房間,有一張床,房間內的裝飾還算可以,只是沒有窗戶,還有一道門,李思文推開門看了看,門里是衛生間,也沒有窗戶。

他被軟禁了!

李思文很奇怪,朱明宣等人好像一點兒都不著急"審問"他,那把他從會議室抓來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不明白,李思文握著門把手使勁扭了幾下,門是從外邊反鎖的,扭也扭不動,這個地下室的裝修顯然是針對這種關押的,隔音效果特別好,隱隱聽到外邊房間有人在說話,不過就算把耳朵貼在門上也聽不清說的是什么。

李思文仔細檢查了一下房間和衛生間,沒有窗戶,出是出不去,手機又被沒收了,與外界的聯系徹底斷了。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們這是非法囚禁!"知道對方不會理會,但李思文還是使勁拍了幾下門,大聲叫嚷著,試探對方會不會開門。

結果不管他怎么拍門怎么叫,對方毫不理睬,這讓李思文很是奇怪。朱明宣等人既然擺明"逮捕"了他,為什么又不急著從他嘴里問出什么來?難道他們不想自己"妥協"?

說起"妥協",李思文眉頭緊皺,是因為那件事嗎?

前幾天抓了一個賊,本來抓個賊對派出所來說是再普通不過的小事,那個賊偷了三十萬現金,還有一些金銀首飾,賊贓中還有一個樣式精致的新款U盤,U盤金晃晃的像根金條,那個賊交代說,以為是金子才拿的。

那個賊交代的偷盜的位置,經李思文查證竟然是鷹嘴鎮鎮長王治江的家,但奇怪的是,王治江并沒有報警,也沒有別人報警。

李思文檢查過U盤,有密碼鎖,沒打開,但三十萬現金和金銀首飾卻不是假的,那個賊肯定不是"虛假交代",可王治江為什么不報警?

鄉鎮派出所名義上是受縣公安局指揮領導,但實際上,鄉鎮派出所要協助鄉鎮政府的工作。這個案子涉及鎮長王治江,王治江在行政級別上比他這個派出所所長高,也算是他的領導。如果純粹是治安上的問題,他可以直接向縣局領導匯報,但涉及鎮長,李思文思慮良久,還是把這事向鷹嘴鎮的一把手鎮黨委書記李保國匯報了。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洪荒小說
  2. 倫理禁忌小說
  3. 男扮女裝小說
  4. 星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五看書

回復平民書記或者回復書號2972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