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恐怖 > 第六個紙扎人

更新時間:2019-12-06 16:54:36

第六個紙扎人

第六個紙扎人 逆風點燈 著

連載中 趙南沈惜晴 種田小說 監獄題材小說 囚禁小說 星空小說

《第六個紙扎人》是大家非常喜歡的恐怖小說,作者是有名的網絡作者逆風點燈,主角叫趙南沈惜晴,小說情節跌宕起伏,前勵志后蘇爽,非常的精彩。內容主要講述了一間狹窄的店鋪,一個從未被人踏入的后院,一個神秘的男人,一樁十幾年的辛密,猛鬼索命,神佛避退!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趙南,跟著爺爺在一個小縣城開了個扎紙鋪,其實就是賣一些白事上用的紙人、紙屋、紙車等等,只要是白事上用的紙制品,我們都做。

平時我很少去店里,一是爺爺不讓我去,說讓我好好讀書,以后找個體面的工作;二是我也不太想去,我爺爺開店的那一條街全是做這一類生意的,有賣棺材的、算命的、賣骨灰盒的等等,大白天走在街上都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有天,爺爺突然要出遠門,說要離開六七天。正好當時我在家里沒事,爺爺就讓我去守一下鋪子,并且叮囑我,每天晚上都要在店鋪的神龕上點長明燈,除了這一項倒也沒有別的要求。

當天我就去守鋪子,一整天都沒人上門,我就在店里看了一整天的電影。

傍晚,街上的店鋪陸陸續續都開始關門,我也準備關門回家,卻突然來了一個男人。

這男人大夏天穿了一件外套,還帶了一頂鴨舌帽,鴨舌帽壓的很低,看不清鼻子以上的部位。

男人一進來先是打量了一下鋪子,我還以為他在看東西,正想問他要點什么,那個男人突然看著我,我看清他樣貌的時候也被嚇了一跳。

男人的臉色很蒼白,眼窩深深的凹了進去,眼角到臉頰的位置還有一道疤痕,表情看上去有些冷。男人看了我半響,問我有沒有紙扎的童女。

“有,您要幾對?”我覺得這男人不太像正經人,但這大白天也沒什么可怕的,其他那些店鋪的老板都還沒走呢。

男人說要一個,我點點頭,以為他說錯單位了把‘對’說成了‘個’,轉身去給他拿了一對童男童女。

童男童女都是一對一對的,從來沒有單獨買一個的,除非有特殊用,但是種大多都是定制的。

若不是定制,單獨要女的,那就不能是童女,要侍女。

男人看了一眼,似乎很滿意,問我多少錢。

我給報了價,他付完錢,拿著童女轉身就走。

我當時還在看那錢的真假,等我發現他只拿了童女去追他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他人。

我也沒當回事,關了店鋪,打算回家吃飯,然后看看電影就睡覺。

第二天,還是傍晚的時候,那個男的又來了,還是昨天那副裝扮,我還以為他是來拿昨天沒拿走的童男,正準備給他去拿。

男人叫住我,說要一個童女。

我看了看那個男的,然后問他,是要一個童女,不是要一對?

男人很肯定的點頭說是,還說付我一對的錢,他只要童女。

這是好事啊,我想都沒想,就給他拿了一個童女,他還真付了我一對的錢。

接下來的幾天,那個男的每天都會準時來買一個童女,一連六天,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說只要他一個的錢算了,但是他給了錢也不理我,拿著童女就走。

第六天的時候,那男的走了以后,我去后面的一間安放神龕的小屋點了長明燈,關上店鋪門如常回家。

不知道是不是這些日子天天守店鋪的原因,我總感覺有些精神不濟,也不想自己做飯,在樓下的快餐店炒了一個菜,隨便吃了點,準備付錢的時候才想起沒帶錢。

平常我晚上回來都會把店鋪當天營業額帶回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居然忘了。

還好我跟這老板很熟,說等會給他送下來。

等我回到家,打開放錢的抽屜時,卻發現放百元大鈔的那一疊里面,居然夾了好幾張冥幣。

我當時也沒在意,以為我不小心把店里的冥幣帶回來了,但是我拿出那些冥幣想要丟掉的時候,卻想起這些冥幣根本不是我們店里的,因為我們店里的冥幣要比真錢大上一號,而這些錢卻跟真錢大小一致。

我突然想起那個男人,我趕緊翻出平時記賬的本子,對了一下上面的數字,百元大鈔應該是三千二百元,我趕緊點了一下那些百元大鈔,加上冥幣剛好三十二張。

我頓時感覺背后涼颼颼的,好像那個來買童女的男人就在我后面,我轉頭一看,卻又空空如也。

我有些不知所措了,這些冥幣我不知道應不應該丟,而且現在總感覺那個男人似乎就藏在我家里某一個角落。

就在我被自己嚇懵了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響了,把我嚇了一跳,手里的錢全都撒在地上。

我看了眼手機,是爺爺打來的,也顧不得去撿起那些錢,趕緊接了電話。

“爺爺,我遇到事了!”爺爺還沒說話,我就已經慌張的搶先開口了。

爺爺似乎愣了一下,隨即緊張的問道:“怎么了?忘記點長明燈了?”

我不知道那長明燈有什么重要的,但我每天都點了,這個我記得很清楚:“不是,我遇到一個人天天來買紙人,但是只要一個童女,每次還給一對的錢,他每次給錢的時候我都看了,是真錢,但是今天回來的時候,我卻發現抽屜里面有十幾張冥幣。”

我說話的時候不停的回頭看,生怕那個男的突然就出現在我背后,雖然我們住的地方算是縣城人口比較集中的地方,但這房子是老房子,聽說這段時間就要拆了。

爺爺不停的在那邊安慰我,等我說完,他想了一下,說道:“你現在馬上去下洼村找周半仙,讓他教你怎么辦,馬上去,別等!”

我看了看時間,現在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但這是夏天,天才剛黑。

和爺爺掛了電話,拿上鑰匙,拼命的往樓下跑,別人和我打招呼我都沒理。

一下樓,我就開著爺爺平時用來拉竹子和送紙人、靈屋的小貨車朝著下洼村趕。

縣城的路還好,出來玩的人多,外面的燈光照進駕駛室,也能給我不小的安全感。

但是出了縣城的城區后,路燈很遠才有一個,路上幾乎看不到幾個行人。

在這大熱天,我居然覺得車里面涼颼颼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總感覺那男人似乎就在后座座著,我不時的看后視鏡,有時候甚至回頭看后排有沒有人,因為這個,我好幾次差點沖進路邊的水田。

下洼村我去過,我知道周半仙和爺爺是朋友,但是我沒去過周半仙家,也沒見過周半仙本人,爺爺很少跟我聊這個周半仙,平時過年過節的,爺爺也會去走走,但不會帶上我。

我現在所有的希望都在這個周半仙身上,我相信周半仙肯定會救我,因為爺爺這么多年來,每年過年都會給他送點東西過去。

我開著小貨車從縣道轉入鄉道,現在我只要順著鄉道走,就能到下洼村,但是鄉道上也沒有路燈了,只有偶爾經過的別人家門口的時候能有一點光。

現在天已經完全黑下來了,今晚沒有月亮,農村這樣的夜晚伸手都難見五指。

“嘭……”

好像有東西在我車后砸了一下,我第一個反應就是那個男人在后面,我想回頭確認一下是不是那個男人,但我又不敢回頭,手心里全是汗,腳都有些顫抖。

鄉道經過兩個村,這兩個村子還好,房子都在路邊,房子里的燈光就算是路燈了。

但是,接下來有大概一里多路是完全沒有人,沒有房子的,有一節還是從山邊經過,雖然這一條路修的還算直,沒有什么急轉彎,但是我想到什么冤魂厲鬼似乎就喜歡在那樣的環境里對人下手,我就有些打退堂鼓。

我下意識的放慢了車速,心里想著要不要過去,那一節路我是真不敢走了。

就在這時,我的電話響了,是爺爺打來的,我趕緊接了電話,對面傳來爺爺的聲音:“小南,你到了沒?”

“爺爺,進村那一節路我不敢走啊!”我現在都快哭出來了。

爺爺有些恨鐵不成鋼重重的‘唉’了一聲,道:“你別怕,那東西現在傷不了你,過了十二點你就危險了,我現在正在趕回去,你趕快去周半仙那。”

我聽了爺爺的話,心里頓時底氣足了很多,本來想一邊跟爺爺說話,一邊把這一節路給開過去,但是爺爺說完就掛了。

我只好放下手機,咬咬牙,一踩油門,加速朝著那一節沒有人家的路上駛去。

四周開始陷入黑暗,前面完全看不到一點點的亮光,從側面看去,那些人家的燈光就像星星一般,那么遙遠。

“嘭嘭嘭……”

車后面突然連續發出一陣響聲,我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身上的皮肉似乎都在發麻一般。

我心里一直念叨著爺爺跟我說的話:“你傷不了我,你傷不了我。”

但是不管我心里怎么念,后面隔幾秒鐘就會響幾聲。

我趕緊拿起手機,想給爺爺打回去,有一個人說話,總比現在好。

等我哆嗦著手,解開手機鎖,打開通話記錄的時候,卻發現通話記錄里面,根本沒有爺爺的通話記錄。

我頓時就懵了,我明明記得爺爺在六七點左右的時候給我打過一個電話,剛才給我打過一個電話,為什么沒有今天的通話記錄。

更多免費章節閱讀推薦:

猜你喜歡

  1. 種田小說
  2. 監獄題材小說
  3. 囚禁小說
  4. 星空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二更超市

回復第六個紙扎人或者回復書號5319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