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阿蘇文學網 > 恐怖 >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更新時間:2019-12-06 16:57:26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 自尊寶 著

連載中 程倫趙八兩 輕小說 空間小說 百合小說 婚姻愛情小說 召喚小說

《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小說主角名為程倫趙八兩,是作者自尊寶為大家帶來的超精彩恐怖小說,已上架掌文。全文講述了我發誓,以后再也不做類似殯儀館的工作了,那些詭異恐怖的經歷,現在越想越害怕。。。自從我進入殯儀館工作以后,發生了許多驚悚、靈異且無法解釋的事情。對于鬼神,我也有了更深的了解。曾經,我的戰友,我的同事,他們的相繼離去,使我迷茫。

精彩章節試讀:

我叫程倫,身邊的朋友都習慣叫我輪子。九八年中專畢業后,我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去參軍,或許是因為我還不太能適應從小社會到大社會的轉變吧。參軍的三年我服役于云南邊疆的某部。零一年退伍復員,我被分配到了我家鄉的林業局下屬的一處林業站工作。我的家鄉在皖西與鄂北的交界處,地處于大別山區。由于林業站的工作非常輕松,因此,我和林業站的同事大多的時間都是在無聊與空乏中度過,如果不是后來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或許,我可能會在那個深山老林中一直繼續下去。至于林業站發生的事情,現在先不表,會在后文中,逐個為大家訴說。

相信有鬼嗎?

怎么說呢,開始我是這樣認為的,在這個世界上,有許多我們無法用科學解釋的超自然現象,那是一種未知的東西,很抽象。但就是因為它是未知的,所以會令人心生恐懼。萬事皆有因果。就算真的有鬼,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去傷害人。

鬼雖然可怕,但更多的時候,人比它們更恐怖。

因為林業站發生的事情,我不得不向領導提出轉業,后來經過組織上的考慮,我被轉到了我們縣民政局下屬的殯儀館工作。當時,我正在家里等待通知,當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幾乎以為我產生了錯覺。到不是我怕,而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去那兒后能做些什么。

我所在的L縣是個人口只有五萬不到,城區非常小的窮縣城,三面環山,另一面則是臨近水庫。說是縣城,其實也就比一些大鎮也大不了多少。而我即將工作的地方——L縣殯儀館就落座在北面,面朝水庫,背傍大山,而后山則是一片墳場,由于地理環境偏僻的原因,殯儀館哪怕是正午的時候,也顯的陰氣森森。哪怕是正直毒日當頭的七月份,也會令人感到一股近乎滲入骨髓的寒意。后來我知道,那是陰氣!

殯儀館的建筑并不多,總共就十間房,呈四八相對而持的排列,房子的四周是三米來髙的圍墻,只有入口這邊有一道***的大鐵門,鐵門看上去銹跡斑斑,用領導的話來說,屬于防君子不防小人的存在,再說,誰沒事兒來著偷東西吶。

呵呵,有一點值得說的是,L縣的殯儀館并沒有火化設備,或許是因為我們縣人口少的原因吧,覺得配了也是浪費。這或多或少也讓我安心了許多。

這一切都是我在接到通知后的第二天,去單位的時候,館長告訴我的。

殯儀館的館長,有個頗有趣味的名字——趙八兩。是一個四十歲上下的胖子,帶著眼睛,每天喜歡穿著白襯衫和西褲,而且總喜歡面帶著微笑,看上去有點像小品演員范偉那種笑面虎的味道。

殯儀館中的員工并不多,或者說,只能用少來形容,滿打滿算,加上臨時工和外聘的化妝師才七個人,館長趙八兩、副館長兼會計馮褲子(此人生的賊眉鼠眼,三十歲生了張四十歲的臉,整天梳著個中分,由于頭發較少,又不勤于洗頭的原因,兩撮毛總是扒在腦袋上,頗為滑稽)靈堂大廳布置兼禮儀的老劉師傅加上外聘的化妝師小燕,劉師傅四十來歲,長相稀松平常,沒有仙風道骨相,不過那一身古色古香的黑色長褂倒是幫他增添了不少風骨。小燕很年輕,也就二十來歲,生的挺秀氣可人,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讓她居然會選擇這樣令人敬而遠之的工作,另外還有兩個修墳蓋莊的臨時工張師傅和袁師傅。本來還有個朱姓的司機,不知道什么原因辭職了,所以,我毫不意外的擔任了這個工作。

當我在趙八兩的帶領下,來到了值班室右邊的空地上,而映入我眼簾的是一張非常普通的白色金杯車,這應該就是我以后工作車了吧。車子并沒有通常殯儀館特有的專屬字樣,但當館長拿鑰匙打開的時候,特別是當我的目光掃到后車廂里那個放死者的內凹型架子的時候,我發現,我居然有種發自內心的抵觸,令我很不舒服,不禁的皺了皺眉,卻沒想到這一表情被趙八兩看到了,他依舊是萬年不變的微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了句當時讓我若有似所思的話,年輕人,在這個社會,往往活人比死人來的更可怕,隨遇而安吧。說完后,沒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將車鑰匙放在我的面前,緩緩的離去了。

當我目視著他離開的時候,望了望手中的鑰匙,堅定的握了握。

萬事開頭難。

或許我不知道,我這一刻的堅定意味著什么,但我知道一句話,夜路走多了,終是會遇到鬼的!

事情是發生在我在單位上班的第三天,由于工作的關系,我在離殯儀館最近的紅街租了個單間,也挺符合我單身的生活。

七月非常炎熱,而我天生火氣旺,總是要到很晚才能入睡。大約是在凌晨四點多鐘吧。

叮鈴鈴····

正在睡夢中與周公她閨女聊天的我,被一陣急措的嘀嘀鈴聲吵醒。我迷迷糊糊的拿起床頭柜上的BP機,有氣無力的拿起來放在眼前···

可惜我滿是眼屎,又是迷迷糊糊的看不清,很不情愿的肉了肉眼睛,一看?

居然是頂頭上司趙八兩來的留言。我精神一振!趕忙坐起身子,開了燈,查看有什么指示!留言說是讓我現在起床開車到西北方向縣郊的大崗子鎮去拉一趟業務(殯儀館里有許多忌諱,拉死人稱跑業務),把業務的相關信息和業務家屬的詳細地址。

大崗子鎮下水村?

窮山惡水之地!

印象中去過幾次,是讀書的時候和同學一起去玩過的地方。瞥了一眼涼席上顯現出一個人形的汗印。甩了甩頭,汗流個不停。我望了望床邊那臺已經沒有保護罩的老式座扇,伸手扒拉了一陣,沒反應。我放棄了徒勞。順手撈了一條運動褲,套了條白色T恤,踩著運動鞋,胡亂的洗了把臉,揣了包昨天趙八兩塞給我的‘大紅鷹’拿著桌子上的記事本,匆匆的出了門。凌晨四點的街上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寧靜的大街,揚起了一陣微微的清風,格外的涼意使我覺得挺舒服的。門外停了輛白色金杯車,正是我昨晚上開回來的。

坐在駕駛座上,我點了根煙,習慣性的發動了引擎,打開了車廂里的燈,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我情不自禁的借著后視鏡看了看后車廂,后車廂原本是和駕駛室連成一氣的,因為后面得放死尸,車子進行了改裝,用三角鐵焊了個鐵架子,包上了鐵皮。沒什么不一樣的,我搖了搖頭甩掉了腦海中那一絲煩躁。

深吸了口煙,隨手塞了張剛買的磁帶,播放的是一首小虎隊的《勇氣》,婉轉的音樂撫平了我心中的不安,我瞇著眼睛,掛擋,踩油門,朝西北縣郊的方向駛去,沒有路燈的街上沒有行人,就連兩邊的店面也沒有光線透出來。偶爾會有一兩只流浪貓忽閃著綠光一閃而過。

我對L縣的路都比較熟悉,大崗子鎮也去過幾次,雖然都是些曲折的山路,但駕駛起來也算是輕車熟路,車速一直保持在60碼。盤旋的山路似乎只有我一個一車,孤獨感油然而生。山上不時傳來一陣陣怪鳥的叫聲,聽起來有些慎人。心里有些發毛,我將音樂開大了些,效果好了些。然而,就在快要下山的下坡,忽然,前方在車燈的照射下,一個身影出現在路旁。借著車燈,是一個身形佝僂,身穿紫黑色衣服的老人,帶著黑色帽子,分辨不出來是男是女。拄了根拐棍,手中拎著個包袱。

我頭皮有些發麻,瞳孔猛的縮了縮。正當我準備快速的從他身邊駛過的時候···

忽然!

他側身朝路中間踏了一步,借著燈光我似乎發現了從他嘴角揚起了一抹詭異的笑!

吱···啦!!

我連忙朝右邊打方向盤,一陣劇烈的剎車!

我眼角一陣抽動,頭皮一炸!

我劇烈的喘息著,雙手扶著方向盤,胸口一陣劇烈的疼痛,使我悶哼了一聲。

我拿眼一掃,人呢?眼前卻沒了那老人的身影。

這、、、難道我撞到人了?

不對!我回憶著方才的一瞬間,并沒有劇烈的撞擊聲。

我想也沒想,連忙拿起車上的手電筒,打開車門,下車查看。

咦?

手電筒強力的光束掃過車下的每個角落,包括車后,奇怪的是,車下并沒有我幻想中血肉模糊的身影。

居然什么都沒有!

我一愣!難道是我剛才眼花了?

那剛才?

我回憶剛才那奇怪的一幕···

等等!

那詭異的笑?

四周依舊是空無一人!茫茫一片漆黑中,仿佛就只剩下我一個人,開始山上偶爾還會傳來一些鳥叫,草叢里的蛐蛐兒也會不停的發著牢騷,而此時···

靜!

靜的有些可怕!

咚咚咚···

我幾乎都可以聽見胸口深處傳來的跳動聲。

呲!!!

正當我愣神的時候,我陡然感覺后背如芒針扎的涌來一股寒意!

危險!

一股無法言語的寒意自身后而來!這是我在南疆三年從軍鍛煉出來的敏感!

我潛意識匆的一下朝前方一個大躍!

幾乎是在我后腳剛著地,身后車前引擎蓋‘砰’!的一聲巨響!接著似乎是石渣一樣的東西濺的我后背一麻!

我連忙轉身,雙手拿著手電筒一照!

只見我那剛到手沒幾天的金杯車的前面板凹進了拳頭般大小的凹痕,車上散落著一片碎石渣!

好險!

我擦了擦額頭滲出的冷汗,一陣心驚膽顫。

奇怪,這怎么會?

我用手電筒照了照石頭掉落的位置,可惜,光束太暗,幾乎不能形成反射。就在我收回目光不經意掃過后視鏡的時候···

唰!

一個模糊的影子從后方閃過!

“誰?”嚇了一跳的我,剛想叫出聲來,卻發現,忽然間覺得喉嚨間有種如咽在喉的難受感,壓抑!無比的壓抑幾乎快要令我窒息。就像有一個我看不到的人用手掐著我的脖子般!

呃!

我使出全身的力氣用手中的手電筒朝前面猛的揮了一下,意想不到的是,那股力量似乎放棄了,呼!

解脫束縛的我,立馬將背靠在車門上,雙手不停的揮舞著!

呼哧呼哧···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剛才,那是?如果不是我反應稍微快了那么一點的話?頓時,我感覺到我身上的每根汗毛立起來的那種顫栗感,難道是鬼?

我不敢想,踉蹌的拉開車門爬上了車里,‘碰’的一下。我將車門帶上,反鎖。

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冷汗哧哧的往外冒!

也不知道呆立了多久,并沒有什么恐怖的事情發生,我的神經也緩了一些。顫抖著點了根煙,我想當時我的臉應該是一片慘白吧。

直到香煙燒盡,我才緩緩的發動車,然后快速的朝山下駛去,而我的腦中不停的閃現那老人側身時嘴角的笑,是那么的詭異!

砰砰砰!!!

剛小心翼翼沿著山路即將下山的時候,我身后忽然傳來一陣急措的拍打聲···

咝!

漆黑的黎明,空蕩的山上,這一陣陣急措的聲音顯得格外刺耳。

猜你喜歡

  1. 輕小說
  2. 空間小說
  3. 百合小說
  4. 婚姻愛情小說
  5. 召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掃一掃二維碼 或者

關注微信公眾號青蛙美文

回復我在殯儀館工作的那幾年或者回復書號731 閱讀全文

×
快乐十分打5中3个